<fieldset id='p68xa'></fieldset>

  • <span id='p68xa'></span><i id='p68xa'><div id='p68xa'><ins id='p68xa'></ins></div></i>

  • <dl id='p68xa'></dl>
      <ins id='p68xa'></ins>
    1. <i id='p68xa'></i>

    2. <tr id='p68xa'><strong id='p68xa'></strong><small id='p68xa'></small><button id='p68xa'></button><li id='p68xa'><noscript id='p68xa'><big id='p68xa'></big><dt id='p68xa'></dt></noscript></li></tr><ol id='p68xa'><table id='p68xa'><blockquote id='p68xa'><tbody id='p68x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68xa'></u><kbd id='p68xa'><kbd id='p68xa'></kbd></kbd>

      <code id='p68xa'><strong id='p68xa'></strong></code>

        1. <acronym id='p68xa'><em id='p68xa'></em><td id='p68xa'><div id='p68xa'></div></td></acronym><address id='p68xa'><big id='p68xa'><big id='p68xa'></big><legend id='p68xa'></legend></big></address>

            隻為那一點星尹康光

            • 时间:
            • 浏览:184

              若素是我高中時的一個同學,那個名字是對她整個人的最好註解。她從長相到衣著都平淡無奇,話也很少,想要引起人的註意確實很難。我真正意識到她的存在是在一次語文課上,記得那次是講考試試卷。試卷上有一道題是仿句,全班得滿分的人不少,但老師卻第一個點到她的名字,這著實讓我覺得吃驚。

             

              於是,我好奇地轉過頭去,隻電影年輕的媽媽見她略帶遲疑地站瞭起來神馬午夜電影院,緊張得臉頰緋紅,然後深情地讀到:“荷葉上西遊記滾動著一顆露珠,哦,那不是露珠,那是天使的眼淚。”頓時,全班掌聲雷動,她低著頭靦腆地彎腰坐下。

             

              那時,我從心底覺得她美。其實,每個女孩都是一朵花,沒有哪一朵花的綻放不讓我們陶醉。之後,更讓我意外的是,老師調座位,居然把我們調到瞭一起。我想,最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我太愛講話瞭。事實也證明瞭老師的選擇是正韓國媽媽的朋友確的,和她成為同桌後,我的話真的變少瞭。

             

              一天,她dota突然主動跟我說話,問我讀過顧城的詩沒有。我一愣,心想:這不是故意刁難我嗎?班上誰不知我是偏科偏得最厲害的,我對文科天生就遲鈍,特別是語文。但看著她真誠的眼神,這才因為語文不好而感到慚愧。

             

              那天,不知為什麼,她突然給我講瞭很多。她說顧城的成名作是《一代人》,內容隻有一句話:“黑夜給瞭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還說到她最喜歡的一首詩是《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她也想像詩中寫的那樣: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雖然我不懂那些詩句的深刻含義,但至少明白她不是我想象的那般憂鬱,她的生命深處有陽光。

             

              因為她的緣故,我漸漸地喜歡上瞭顧城,靠近瞭文學。顧城用他的筆,勾勒出一個個童話的王國,溫暖瞭孩子的夢。童話世界很美,但它也很脆弱,這不禁讓我擔心若素的童話世界會在現實的碾壓下轟然坍塌。

             

              一愛情的開關學期之後,開始分科,我毫無疑問地選擇瞭理科,而若素也莫名其妙地選擇瞭理科。分科之後,由於按期末考試成績重新分班,我和若素便被分到瞭不同的班級。高三的時候,大傢的學習壓力很大,雖然,班與班之間相隔甚近,卻也很少見面,偶爾有幸見瞭面,也隻是匆匆地打個招呼。

             

              我們唯一的一次長談是在考試前,當時談到理想的大學,談到以後的打算。她說自己畢業之後想到西藏去支教,對我而言,西藏的距離永遠是觸不可及的。一想到柔柔弱弱的她,到那個地方確實不太好,我便給她講瞭在報紙上看到的一些可怕的報道,還毫不留情地警告她說去那裡是飛蛾撲火。

             

              她不但不聽勸,還反過來教訓我:“飛蛾撲火,不是自取滅亡,而是為瞭那一點星光。”她說西藏離天最近,那裡的朝聖者身上所擁有的一在線翻譯種虔誠讓她一輩子都想靠近那個有著驚世駭俗之美的地方。一向自詡為說客的我,在她面前不禁啞然。

             

              高考之後,我們沒再見面。前段時間,同學聚會的時候,我才從晨露口中得到若素的一些消息。她畢業後,真的去瞭西藏,並在那裡當瞭一名老師。晨露還多我提到當年我所不知道的一些事,若素報志願的時候和我填的是一所大學,隻是由於成績不夠而被錄到另一所大學。

             

              這些天,我一直在想過去和現在的種種,韓國新增確診例想若素為什麼會在我的心裡留下如此深刻的印痕,讓我的夢境裡總會或多或少地出現她的影子。直到昨天讀瞭王爾德的《小王子》,我才知道瞭答案,才明白我最需要最缺失的就是對若素口中的那一點星光的執著。照著鏡子的時候,我才發現在這物欲橫流的現實中,我失去瞭最純潔的微笑,失去瞭最初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