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57ule'><em id='57ule'></em><td id='57ule'><div id='57ule'></div></td></acronym><address id='57ule'><big id='57ule'><big id='57ule'></big><legend id='57ule'></legend></big></address>

  • <tr id='57ule'><strong id='57ule'></strong><small id='57ule'></small><button id='57ule'></button><li id='57ule'><noscript id='57ule'><big id='57ule'></big><dt id='57ule'></dt></noscript></li></tr><ol id='57ule'><table id='57ule'><blockquote id='57ule'><tbody id='57ule'></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7ule'></u><kbd id='57ule'><kbd id='57ule'></kbd></kbd>

      <code id='57ule'><strong id='57ule'></strong></code>
    1. <ins id='57ule'></ins><fieldset id='57ule'></fieldset>
      <span id='57ule'></span>
        1. <dl id='57ule'></dl>
            <i id='57ule'></i>

          1. <i id='57ule'><div id='57ule'><ins id='57ule'></ins></div></i>

            表哥不是好東西

            • 时间:
            • 浏览:80

              表妹說你咋不開竅呢,人傢那表哥在稱呼上隻是個借代……別叫我表哥,表哥不是什麼好東西!
              妮兒沖我舉瞭舉杯,意思是說謝謝我的盛情款待。
              我的骨頭立馬就酥瞭一下,謝什麼呢,我寧願天天這麼盛情款待妮兒,追妮兒大半年瞭,妮兒才給瞭我一次共進晚餐的機會。
              晚餐之後有沒點實質性的進展我不在乎,能陪妮兒共進晚餐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兒呢。
              要不,你留心一下看看,好多人一見妮兒,眼神就色迷迷的瞭,一個個街頭流氓的德性,老祖宗也夠缺德的,整出個秀色可餐的成語來,害得大夥不吃飯都盯著妮兒看,把我晾在瞭一邊。
              看什麼看,主角是我啊!要不是我請妮兒吃飯,要不是我選擇這傢餐廳,隻怕你們早就撲在飯桌上狼吞虎咽瞭,德性!
              我也舉瞭舉杯,很紳士的模樣,電影上的優秀男人都這麼舉杯的。
              偏偏妮兒的手機響瞭,妮兒把舉到唇邊的杯子放下來,很優雅地沖我一笑,電影上漂亮的女主角都這麼笑。
              妮兒就摁下接聽鍵,我看見妮兒的臉上立馬生動起來,盡管妮兒剛才對我也生動,但眼下的生動屬於怒放,先前的生動隻是含苞。
              誰呢?我心裡咯噔瞭一下。
              像給我答案似的,妮兒驚喜地叫瞭一聲:真是你啊?表哥!我在外面吃飯呢,跟誰吃,我同學,啊,高中的!妮兒說同學時沖我擠瞭擠眼,眉眼裡盈滿瞭笑意。
              妮兒說的還真沒錯,我們在高中同過半年學。
              要不,你也過來坐坐?妮兒明明沖表哥發出瞭邀請,眼裡卻故作征詢地望著我。
              當我苕呢,誰都知道本城姑娘相親時,喜歡讓至親好友來偵察一番的,表哥,也算至親吧!
              也就是說,妮兒正式把我列席瞭,我為這念頭嚇瞭一跳,什麼叫幸福啊,幸福就是讓你血脈賁張心跳加急真想一跟頭蹦個十萬八千裡。
              妮兒表哥倒像一跟頭蹦瞭十萬八千裡似的,不消一盞茶的工夫,居然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妮兒撲上前,兩人居然擁抱上瞭,還是俄羅斯式的,我真擔心他們再來個阿拉伯式的長吻。
              好在妮兒賊精,看見我的不快都從毛孔裡往外漫瞭,妮兒就加瞭一句,我表哥,剛從美國回來……
              我伸過手去,心裡卻不痛快,從美國回來,你用美式擁抱啊,玩什麼俄羅斯式的,表明你周遊列國啊!嘴裡卻不敢不恭,連連說,幸會,幸會!
              誰讓人傢是妮兒的表哥呢,屬於舉足輕重的人物,要知道,我追妮兒追得一直沒有要領呢,沒準她表哥一句話,我就登堂入室瞭。
              我就同時盛情款待瞭妮兒的表哥,不用說,那天晚上我和妮兒沒任何進展,吃完飯,妮兒跟剛從美國回來的表哥走瞭。
              一定是征詢表哥意見去瞭,我心裡惴惴的。
              第二天,我跟妮兒打電話,妮兒說,我陪表哥玩呢,改天再聯系。
              改天打電話,妮兒說,我陪表哥走鄉下親戚呢。
              我就不打電話瞭,等妮兒陪完瞭表哥再找我,她表哥總得回美國吧!
              一等就是半年,半年內我也沒閑著,單位剛分來的倩兒對我很是傾心,動不動就給我點暗示,心裡掛著妮兒,我隻好裝糊塗,腳踏兩隻船的事兒我可不幹,太不崇高瞭!
              我雖然不能讓自己偉大,但崇高一次總可以吧。何況人傢倩兒分來不久,就有個戴眼鏡的小夥動不動來找她呢,那人好像是倩兒的一個什麼同學。
              那天晚上我到表妹的影樓去玩,見表妹正忙著在沖洗婚紗照,我就給表妹打下手,沖著沖著,一個熟悉的臉蛋鉆進我眼簾,很漂亮的女孩,臉上的生動讓她怒放成一朵醉人的玫瑰。
              天那,這不是妮兒嗎,我魂牽夢繞的妮兒啊,我還在等她拍婚紗照呢!我惡狠狠地看瞭一眼摟住妮兒笑得一臉幸福的男人,乖乖,這不是妮兒表哥嗎?
              近親結婚,亂倫呢!我憤憤然指著他們罵。
              表妹湊過來問,怎麼啦。
              我氣呼呼地說,我追瞭快一年的女朋友,跟她表哥結婚瞭!完瞭我指瞭指妮兒和那男人,不是亂倫是啥?也不怕生出畸形兒來!
              表妹一下子笑得直不起腰來,表妹說,你不看小說不看電影啊?
              我說看啊!
              表妹說你仔細想想,哪個小說電影裡的女主人公最終不是跟所謂的表哥結婚瞭,最不濟的也是私奔瞭啊!
              我說我咋沒想過跟你私奔呢,我也是表哥啊!
              表妹說你咋不開竅呢,人傢那表哥在稱呼上隻是個借代,蒙冤大頭的!
              我居然不小心當瞭回冤大頭,還裝崇高把倩兒的一片真心晾在一邊,糊塗啊糊塗!一念及此,我撥通瞭倩兒的手機,我說倩兒嗎,你在哪裡?倩兒在那邊歡天喜地叫瞭一聲,真的是你啊?我在漫不經心咖啡屋呢,要不你過來坐坐?我正陪一同學!
              我走進漫不經心咖啡屋時,倩兒遠遠沖我招手,臉上的笑容很生動,我走過去一看,還真是倩兒的同學,那個戴眼鏡的小夥。
              小夥伸出手說,幸會,幸會!
              像妮兒的再版,倩兒介紹我說,我表哥,剛從國外回來。對著倩兒張開的雙臂,我愣瞭一下,把伸出的雙手縮瞭回來,冷冷對倩兒說,別叫我表哥,表哥不是什麼好東西!
              小夥很奇怪,說,表哥你這人說話真有意思!
              我說有意思的應該是倩兒,說完這話我頭也不回就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