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eldset id='6h3ow'></fieldset>

          <i id='6h3ow'></i>
          <acronym id='6h3ow'><em id='6h3ow'></em><td id='6h3ow'><div id='6h3ow'></div></td></acronym><address id='6h3ow'><big id='6h3ow'><big id='6h3ow'></big><legend id='6h3ow'></legend></big></address>

          1. <dl id='6h3ow'></dl>

            <code id='6h3ow'><strong id='6h3ow'></strong></code>
            <i id='6h3ow'><div id='6h3ow'><ins id='6h3ow'></ins></div></i>
            <span id='6h3ow'></span>
            <ins id='6h3ow'></ins>

          2. <tr id='6h3ow'><strong id='6h3ow'></strong><small id='6h3ow'></small><button id='6h3ow'></button><li id='6h3ow'><noscript id='6h3ow'><big id='6h3ow'></big><dt id='6h3ow'></dt></noscript></li></tr><ol id='6h3ow'><table id='6h3ow'><blockquote id='6h3ow'><tbody id='6h3o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h3ow'></u><kbd id='6h3ow'><kbd id='6h3ow'></kbd></kbd>
          3. 普羅旺斯的薰衣草

            • 时间:
            • 浏览:11

              "樂茶士"的"普羅旺斯"
              午後,陽光撒滿西巷,樹影漫過街,偶爾有低頭徘徊的少年,白襯衫,藍牛仔,一切都是那個年齡特有的。隻是,他們額前的發太長,遮過瞭眼,盡管我每天都會透過店裡的落地窗仔細望,卻仍難分清他們的模樣。或者說,他們在我眼中是一個樣子,都是那個年齡裡的憂傷少年。
              "樂茶士"是西巷唯一的冰品店,招牌冰點是一客叫做"普羅旺斯"的新地。但長久以來卻從沒人點過這份冰點,原因是價格太高,而光顧這裡的,多是對街摩爾學院和西巷附中的學生,38元一份的冰激凌火鍋對他們來說已是奢侈。所以這麼多年,"普羅旺斯"新地的宣傳海報一直安靜的掛在店裡,圓底水晶腳杯中,小小一份,純白奶昔上點綴著一層別樣孤單的紫,那是我親手釀制的薰衣草漿。
              6年,光顧樂茶士的臉孔,由陌生變得熟悉,再由熟悉換成陌生,卻從沒人問過,這客"普羅旺斯"為什麼會價高521元?
              小昭不止一次提醒我,萊雯,"普羅旺斯"新地的價錢是不是印錯啦?
              萊雯是我的英文名,小昭是我的店員,粉粉的小女生,很特別的美。
              我笑著將一顆酸梅放到她小嘴巴裡。我美麗的小昭,你如何懂萊雯的心事?
              其實,樂茶士裡,我一直等待,等待著某個陽光很好的午後,一個眉目清秀的男子推門而入,毫不遲疑點下那客"普羅旺斯".他會將五張粉色百元鈔票、一張橘色二十元鈔票外加一枚晶亮的一元鋼鏰小心放入我掌心。可我,隻會收下那枚晶亮的鋼鏰。然後親手為他調制"普羅旺斯",看他一口一口吃掉。
              小昭,你猜,那時,我會微笑,還是落淚?
              摩爾學院與西巷附中的愛情版本
              西巷附中的高中生素來瞧不上摩爾學院的大學生。可笑的是,西巷學生高考時,90%都考進瞭摩爾學院。
              他們彼此嘲笑和爭執,就連在樂茶士為我講故事都會爭執不休。
              光臨樂茶士的人都知道,萊雯是個碼字為生的女子,隻要你為她講一個故事,就可以免費吃一份三色球:粉色草莓球,麻色提拉米蘇,純色白脫,盛在水晶碟中,情同往事。
              常常,我一邊看她們小豬一樣的吃相,一邊聽她們粉色舌尖滑出的故事。
              摩爾學院的女生告訴我,很久前,他們學校有過"湯泊湖點邱薑"的故事。一個叫湯泊湖的漂亮男生,進大學第一天,喜歡上一個叫邱薑的不怎麼漂亮的女生。每天他都會送她一段薰衣草,或扣在她袖口,或別在她發間。後來他們一同退學去瞭普羅旺斯,因為,男孩答應過女孩,一生都讓她如薰衣草一般芳香。
              我認真地記,小昭出神地聽。
              西巷附中的學生卻抗議,湯泊湖和邱薑本就是青梅竹馬的玩伴,而且,邱薑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孩,喜歡吃甜品。從小到大,湯泊湖先是攢鋼鏰給她買甜食,後是攢鋼鏰幫她治牙病。
              於是,樂茶士裡,兩幫學生爭吵起來,為一段別人的愛情。
              那些幸福的舊傷
              小昭告訴我,她最近頭疼已減輕,可不可以不吃藥?
              我給她倒水,將藥片點數到她粉色掌心,我說,隻有這樣,頭疼才能徹底好起來。
              吃下藥,小昭很快睡著瞭,粉色睡衣中,嬰兒一樣溫暖。不知今夜,她的夢境裡,那個男子的模樣是否會變得清晰?
              小昭說,每夜,她都會夢到一個男子,模樣模糊,但她肯定,那是她丟失很久的戀人。她說,我一定要看清他的模樣,我一定要找到他!
              小昭說要找到,那她一定會找到。她是一個很執著的女孩。6年前,一場意外,她失去瞭回憶,唯一能記住的,便是有過一個很相愛的男友。可她記不得他的模樣,也記不得他的名字。
              6年前,多麼遙遠。
              那時的我,還是個穿白衣藍裙的少女,17歲,驕傲的束著馬尾,蕩在德爾的單車後。德爾問,將來你要去哪個地方定居?我在他身後喊,普羅旺斯!我要躺在薰衣草叢中一輩子!好不好,德爾?
              德爾弓起腰,拼命蹬單車,大喊好,我們就這樣一直騎到普羅旺斯!
              結果,德爾沒騎到普羅旺斯,為躲逆向行駛的卡車,一頭紮進河裡。他在河裡拼命掙紮,最後被我拖上岸。
              我一邊喘息,一邊責備他。從小我們一起學遊泳,但德爾總莫名的怕水,跟我串通,欺騙老師,不是肚子疼,就是發燒。我說,德爾,你以前不好好學遊泳,早晚被淹死!
              德爾笑,我不怕,有你呢。
              我看著他濕漉漉的發,亮晶晶的眼,滿心溫暖。他往河裡躲,就因為我會遊泳。可德爾,你不會遊泳,你忘瞭嗎?
              我的德爾
              那些回憶,我不知德爾是否記得。
              如今的他,遠在普羅旺斯,那個美麗的法國南部小鎮。大片迎風搖曳的薰衣草,交織著紫色的夢。燦爛陽光下,德爾是不是還像以前那樣透明的笑?
              我發郵件告訴他,我在寫一個"湯泊湖點邱薑"的故事。但我沒告訴他,湯泊湖的影子總在我眼前晃啊晃的,那麼憂傷,讓我想起年少時的他。
              我也曾無度的吃甜品,年少的德爾也攢下無數硬幣給我買甜食,有蓬蓬松松的棉花糖、濃濃香香的大白兔、還有奢侈的娃娃頭雪糕。
              我總會假裝睡著,賴在他背上,讓他背我回傢。是的,我們也是青梅竹馬。從一年級到六年級,他背瞭我6年。
              我瞇著眼,看他流汗,聽他喘息。白襯衫黏在他後背,他回頭看我,你再吃就成小胖妹瞭。
              我偷笑,我就要胖成五指山,像壓孫猴子那樣壓住你。這樣,你就永遠隻屬於我。是的,那麼小,我就開始這樣想,因為德爾太好看瞭,那麼多小姑娘看著他就跟看大白兔一樣滿眼綠光。
              初中時,我也因吃甜食過多,長蟲牙,每天疼得咬他胳膊,德爾的胳膊很快由小胡蘿卜變成大青蘿卜。他開始攢錢幫我治療牙齒,每天監督我,不許我吃甜。
              長此下來,我每看到德爾,都像看到大白兔一樣眼冒綠光。變得像那些女孩一樣沒出息。德爾說,乖,治好牙,將來我給你開個冰點店,天天讓你吃"娃娃頭".
              從小到大,德爾一直處於為我攢錢滿足我不同階段需求的忙碌中,他沒錢玩老虎機、逛網吧,所以沒荒廢學業。從小到大,都是標準好學生。
              高考,我發揮失常,成績隻夠進摩爾學院,德爾成績卻好高,可他大筆一揮,跟我一同墮落到這所學院。我很內疚,可德爾說,摩爾學院是化工學院,我答應要幫你開冰點店,所以得好好學化學嘛。
              到這裡,你們一定猜到,傳唱已久的"湯泊湖點邱薑",說的是我和德爾。我就是邱薑,而德爾就是湯泊湖。
              17歲,進瞭大學,我學會小資,喜歡薰衣草。薰衣草英文稱Lavender,就是我倆的英文名"萊雯·德爾".
              "愛情版本"缺失部分
              他們的愛情版本裡,結局是我同德爾幸福地生活在普羅旺斯。
              他們錯瞭。我依舊在國內,而且在學校附近的西巷開瞭這個冰點店。因為,德爾曾指著這個地方說過,冰點店開在學校附近,這樣,我就可以一邊大快朵頤,一邊看學校裡那些漂亮男生。
              德爾,你看,你多麼瞭解我,貪吃兼好色。
              小昭一直在等待我給故事作結。她說,你描述的湯泊湖的樣子,怎麼像我記憶中的一個人?
              我問她,夢裡,你看清瞭那個男子的模樣瞭麼?
              小昭抱著我哭,為什麼我失去瞭回憶,卻還記得那個男子?
              我看著小昭,回憶飄到6年前。
              6年前,我上大學第一年,小昭來到我傢,斜著眼睛看著我身上的漂亮衣服,還有我身後好看的德爾。
              母親說,邱薑,快喊妹妹。
              我望著小昭美麗的小臉,十多年前,一次旅遊,父母意外將她弄丟,如今她竟然鮮活的出現。我熱情擁抱她,卻感到她的反抗。
              我常常聽她在夢裡喊,邱薑,把東西都還給我!